文韬·兵道

先秦 姜子牙

  武王问太公曰:“兵道如何?”
  武王问太公说:“用兵之道是什么?”

  太公曰:“凡兵之道莫过乎一,一者能独往独来。黄帝曰:‘一者阶于道,几于神’。用之在于机,显之在于势,成之在于君。故圣王号兵为凶器,不得已而用之。今商王知存而不知亡,知乐而不知殃,夫存者非存,在于虑亡;乐者非乐,在于虑殃。今王已虑其源,岂忧其流乎!”
  太公回答道:“一般的用兵之道,没有比指挥上的高度统一更重要的了。指挥高度统一,军队就能自由行动,所向无敌。”黄帝说:‘统一指挥基本上符合用兵的规律,几乎可以达到神妙莫测的用兵境界。’运用这条原则,关键在于把握时机;显示这一原则,关键在于利用态势;成功地利用这一原则,关键在于君主。所以古代圣明的君王称兵器为凶器,只有在不得已时的时候才使用它。现在商纣王只知道他的国家存在,却不知道他的国家即将覆灭;只知道纵情享乐,却不知即将大难临头。国家能否长久的存在,不在于眼下是否存在,而在于能否做到居安思危;君主能否享乐,不在于眼前是否享乐,而在于能否做到乐不忘忧。现在武王您已考虑了这个根本问题,还须担忧其它枝节问题吗?”

  武王曰:“两军相遇,彼不可来,此不可往,各设固备,未敢先发,我欲袭之,不得其利,为之奈何?”
  武王问道:“两军相遇,敌人不能来进攻我,我也不能去攻打敌人。双方都设置坚固的守备,谁也不敢率先发起攻击,我方想袭击他,但又没有有利条件,应该怎么办呢?”

  太公曰:“外乱而内整,示饥而实饱,内精而外钝,一合一离,一聚一散,阴其谋,密其机,高其垒,伏其锐。士寂若无声,敌不知我所备。欲其西,袭其东。”
  太公回答说:“要外表佯装混乱,而内部实际严整;对外装作饥饿而实际给养充足;实际战斗力强大,而对外装作软弱。使军队或合或离,或聚或散,隐藏真实目的,迷惑敌人,加高巩固壁垒。把精锐部队埋伏起来,寂若无声,敌人不知我方部署,想打西边,却先佯攻东边。”

  武王曰:“敌知我情,通我谋,为之奈何?”太公曰:“兵胜之术,密察敌人之机而速乘其利,复疾击其不意。”
  武王问道:“如果敌人已经知道我军的军情,掌握了我军的军事策划,这又应该怎么办呢?”太公答说:“作战取胜的方法,在于周密地察明敌情,迅速把握有利战机,然后出其不意地快速出击。”


姜子牙

姜子牙

姜子牙(约前1156年—约前1017年),姜姓,吕氏,名尚,字子牙,号飞熊,河内郡汲县人。中国古代杰出的政治家、军事家、韬略家,周朝开国元勋,商末周初兵学奠基人。垂钓于渭水之滨,遇见西伯侯姬昌,拜为“太师”(武官名),尊称太公望,成为首席智囊,辅佐姬昌建立霸业。周武王即位后,尊为“师尚父”,成为周国军事统帅,人称姜尚。辅佐武王消灭商纣,建立周朝,封为齐侯,定都于营丘,成为姜氏齐国的缔造者、齐文化的创始人。辅佐执政周公旦,平定内乱,开疆扩土,建立成康之治。周康王六年,卒于镐京,长子姜伋嗣位。后世推崇备至,历代皇帝和文史典籍尊为兵家鼻祖、武圣、百家宗师。唐肃宗时期,追封为武成王,设立武庙祭祀。宋真宗时期,追谥昭烈。

►60篇诗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