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看镜有感

    鲁迅

      因为翻衣箱,翻出几面古铜镜子来,大概是民国初年初到北京时候买在那里的,“情随事迁”,全然忘却,宛如见了隔世的东西了。  一面圆径
  • 再论雷峰塔的倒掉

    鲁迅

      从崇轩先生的通信②(二月份《京报副刊》)里,知道他在轮船上听到两个旅客谈话,说是杭州雷峰塔之所以倒掉,是因为乡下人迷信那塔砖放在自己的家中,凡事都必平安,如
  • 论雷峰塔的倒掉

    鲁迅

      听说,杭州西湖上的雷峰塔②倒掉了,听说而已,我没有亲见。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,落山的太阳照着这些四近的地方,就是“雷峰夕照”
  • 春末闲谈

    鲁迅

      北京正是春末,也许我过于性急之故罢,觉着夏意了,于是突然记起故乡的细腰蜂②。那时候大约是盛夏,青蝇密集在凉棚索子上,铁黑色的细腰蜂就在桑树间或墙角的蛛网左近
  • 寡妇主义

    鲁迅

      范源廉②先生是现在许多青年所钦仰的;各人有各人的意思,我当然无从推度那些缘由。但我个人所叹服的,是在他当前清光绪末年,首先发明了“速成师范”。一门学术而可以
  • 我之节烈观

    鲁迅

      “世道浇漓,人心日下,国将不国”这一类话,本是中国历来的叹声。不过时代不同,则所谓“日下”的事情,也有迁变:从前指的是甲事,现在叹的或是乙事。除了“进呈御览
  • 坚壁清野主义

    鲁迅

      新近,我在中国社会上发现了几样主义。其一,是坚壁清野主义。  “坚壁清野”②是兵家言,兵家非我的素业,所以这话不是从兵家得来,乃
  • 未有天才之前

    鲁迅

    一九二四年一月十七日在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校友会讲  我自己觉得我的讲话不能使诸君有益或者有趣,因为我实在不知道什么事,但推托拖延得太长久了,所以终于不能不到这
  • 论“费厄泼赖”应该缓行

    鲁迅

      一 解题  《语丝》五七期上语堂②先生曾经讲起“费厄泼赖”(fairplay)③,以为此种精神在中
  • 我们怎样做父亲

    鲁迅

      我作这一篇文的本意,其实是想研究怎样改革家庭;又因为中国亲权重,父权更重,所以尤想对于从来认为神圣不可侵犯的父子问题,发表一点意见。总而言之:只是革命要革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