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为“俄国歌剧团”

    热风鲁迅

      我不知道,──其实是可以算知道的,然而我偏要这样说,──俄国歌剧团②何以要离开他的故乡,却以这美妙的艺术到中国来博一点茶水喝。你们还是回去罢!
  • 估《学衡》

    热风鲁迅

      我在二月四日的《晨报副刊》②上看见式芬先生的杂感③,很诧异天下竟有这样拘迂的老先生,竟不知世故到这地步,还来同《学衡》④诸公谈学理。夫所谓《学衡》者,据我看
  • 事实胜于雄辩

    热风鲁迅

      西哲说:事实胜于雄辩。我当初很以为然,现在才知道在我们中国,是不适用的。  去年我在青云阁的一个铺子里买过一双鞋,今年破了,又到
  • 智识即罪恶

    热风鲁迅

      我本来是一个四平八稳,给小酒馆打杂,混一口安稳饭吃的人,不幸认得几个字,受了新文化运动的影响,想求起智识来了。  那时我在乡下,
  • 随感录六十一~六十六

    热风鲁迅

      随感录六十一 不满①  欧战才了的时候,中国很抱着许多希望,因此现在也发出许多悲观绝望的声音,说“世界上没有人道”,“人道这句
  • 随感录五十六~五十九

    热风鲁迅

      随感录五十六 “来了”①  近来时常听得人说,“过激主义②来了”;报纸上也时常写着,“过激主义来了”。
  • 随感录五十三~五十四

    热风鲁迅

      随感录五十三①  上海盛德坛扶乩②,由“孟圣”主坛;在北京便有城隍白知降坛,说他是“邪鬼”。盛德坛后来却又有什么真人下降,谕别人
  • 随感录四十六~四十九

    热风鲁迅

      随感录四十六①  民国八年正月间,我在朋友家里见到上海一种什么报的星期增刊讽刺画,正是开宗明义第一回;画着几方小图,大意是骂主张
  • 随感录三十九~四十三

    热风鲁迅

      随感录三十九①  《新青年》的五卷四号,隐然是一本戏剧改良号,我是门外汉,开口不得;但见《再论戏剧改良》②这一篇中,有“中国人说
  • 随感录三十五~三十八

    热风鲁迅

      随感录三十五①  从清期末年,直到现在,常常听人说“保存国粹”这一句话。  前清末年说这话的人,大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