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《华盖集续编》后记

    华盖集

      这半年我又看见了许多血和许多泪,  然而我只有杂感而已。
  • 上海通信

    华盖集

      小峰兄:  别后之次日,我便上车,当晚到天津。途中什么事也没有,不过刚出天津车站,却有一个穿制服的,
  • 记谈话

    华盖集

      鲁迅先生快到厦门去了,虽然他自己说或者因天气之故而不能在那里久住,但至少总有半年或一年不在北京,这实在是我们认为很使人留恋的一件事。八月二十二日,女子师范大
  • 记“发薪”

    华盖集

      下午,在中央公园里和C君做点小工作②,突然得到一位好意的老同事的警报,说,部里今天发给薪水了,计三成;但必须本人亲身去领,而且须在三天以内。
  • 马上日记之二

    华盖集

      ◇七月七日晴。  每日的阴晴,实在写得自己也有些不耐烦了,从此想不写。好在北京的天气,大概总是晴的时
  • 马上支日记

    华盖集

      前几天会见小峰,谈到自己要在半农所编的副刊上投点稿,那名目是《马上日记》。小峰怃然曰,回忆归在《旧事重提》<2>中,目下的杂感就写进这日记里面去
  • 马上日记

    华盖集

      ◇豫序  在日记还未写上一字之前,先做序文,谓之豫序。
  • 为半农题记《何典》后作

    华盖集

      还是两三年前,偶然在光绪五年(1879)印的《申报馆书目续集》上看见《何典》②题要,这样说:  “《
  • 再来一次

    华盖集

      去年编定《热风》时,还有绅士们所谓“存心忠厚”之意,很删削了好几篇。但有一篇,却原想编进去的,因为失掉了稿子,便只好从缺。现在居然寻出来了;待《热风》再版时
  • 新的蔷薇

    华盖集

    ──然而还是无花的    因为《语丝》②在形式上要改成中本了,我也不想再用老题目,所以破格地奋发,要写出“新的蔷薇”来。  ──这回可要开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