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商君书·御盗

    先秦商鞅

    已经失传,未挖掘出来
  • 商君书·弱民

    先秦商鞅

      民弱国强,国强民弱。故有道之国,务在弱民。朴则强,淫则弱。弱则轨,淫则越志。弱则有用,越志则强。故曰:以强去强者,弱;以弱去强者,强。  人民不敢抗拒法律,
  • 商君书·境内

    先秦商鞅

      四境之内,丈夫女子皆有名于上,生者著,死者削。  国家四境内的男女都在官府登记上了名字,新生的人就注上,死了的就注销。  其有爵者乞无爵者以为庶子,级乞一人
  • 商君书·画策

    先秦商鞅

      昔者昊英之世,以代木杀兽,人民少而木兽多,黄帝之世,不麛不卵,官无供备之民,死不得用椁。事不同,皆王者,时异也。神农之世,男耕而食,妇织而衣;刑政不用而治,
  • 商君书·赏刑

    先秦商鞅

      圣人之为国也,壹赏,壹刑,壹教。壹赏则兵无敌,壹刑则令行,壹教则下听上。夫明赏不费,明刑不戮,明教不变,而民知于民务,国无异俗。明赏之犹至于无赏也,明刑之犹
  • 商君书·刑约

    先秦商鞅

    已经失传,未挖掘出来
  • 商君书·徕民

    先秦商鞅

      地方百里者,山陵处什一,薮泽处什一,薮谷流水处什一,都邑蹊道处什一,恶田处什二,良田处什四,以此食作夫五万,其山陵、薮泽、谿谷可以给其材,都邑蹊道足以处其民
  • 商君书·修权

    先秦商鞅

      国之所以治者三:一曰法,二曰信,三曰权。法者,君臣之所共操也;信者,君臣之所共立也;权者,君之所独制也,人主失守则危。君臣释法任私必乱。故立法明分,而不以私
  • 商君书·靳令

    先秦商鞅

      靳令,则治不留;法平,则吏无奸。法已定矣,不以善言害法。任功,则民少言;任善,则民多言。行治曲断,以五里断者王,以十里断者强,宿治者削。以刑治,以赏战,求过
  • 商君书·兵守

    先秦商鞅

      四战之国贵守战,负海之国贵攻战。四战之国,好举兴兵以距四邻者,国危。四邻之国一兴事,而己四兴军,故曰国危。四战之国,不能以万室之邑舍钜万之军者,其国危。故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