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素书·遵义

    先秦黄石公

      以明示下者暗,有过不知者蔽,迷而不返者惑,  在部下面前显示高明,实在是很愚蠢。犯了错而不能自知的人,一定会受到蒙蔽。走入迷途而不知返回正道,一定是神志惑乱
  • 素书·本德宗道

    先秦黄石公

      夫志,心笃行之术。  专心致志、真诚实行的技艺与妙道是:  长莫长于博谋,安莫安于忍辱,先莫先于修德,乐莫乐于好善,  渊博的知见,丰富、旷达的谋略,是为尊
  • 素书·求人之志

    先秦黄石公

      绝嗜禁欲,所以除累。抑非损恶,所以让过。贬酒阙色,所以无污。  杜绝不良的嗜好,禁止非分的欲望,这样可以免除各种牵累;抑制不合理的行为,减少邪恶的行径,这样
  • 素书·正道

    先秦黄石公

      德足以怀远,信足以一异,义足以得众,才足以鉴古,明足以照下,此人之俊也。  品德高尚,则可使远方之人前来归顺。诚实不欺,可以统一不同的意见。道理充分可以得到
  • 素书·原始

    先秦黄石公

      夫道、德、仁、义、礼五者,一体也。  道、德、仁、义、礼五者,本为一体,不可分离。  道者,人之所蹈,使万物不知其所由。  道,是一种自然规律,是宇宙运动和
  • 商君书·定分

    先秦商鞅

      公问于公孙鞅曰:“法令以当时立之者,明旦欲使天下之吏民皆明知而用之,如一而无私,奈何”?  秦孝公问公孙鞅说:“今天制定的法令,明天清晨就想让全国的官吏和百
  • 商君书·慎法

    先秦商鞅

      凡世莫不以其所以乱者治,故小治而小乱,大治而大乱,人主莫能世治其民,世无不乱之国。奚谓以其所以乱者治?夫举贤能,世之所治也,而治之所以乱。世之所谓贤者,言正
  • 商君书·禁使

    先秦商鞅

      人主之所以禁使者,赏罚也。赏随功,罚随罪。故论功察罪,不可不审也。夫赏高罚下,而上无必知其道也,与无道同也。凡知道者,势、数也。故先王不恃其强,而恃其势;不
  • 商君书·君臣

    先秦商鞅

      古者未有君臣、上下之时,民乱而不治。是以圣人列贵贱,制爵位,立名号,以别君臣上下之义。地广,民众,万物多,故分五官而守之。民众而奸邪生;故立法制、为度量以禁
  • 商君书·外内

    先秦商鞅

      民之外事,莫难于战,故轻法不可以使之。奚谓轻法?其赏少而威薄、淫道不塞之谓也。奚谓淫道?为辩知者贵、游宦者任、文学私名显之谓也。三者不塞,则民不战而事失矣。